两分钟了解中国文学史

2020-08-24 10:26 关键词:两分钟了解中国文学史 分类:抒情散文 阅读:319

两分钟了解中国文学史

说到作品,好像使用无处不在而大家都可写点,究竟我们从小就写日志、周记、作文过来的,使用何故普遍?简朴说每小我都要发短信,谈天,写几句感言,再大点还要写述职报告,工作总结,演讲稿之类的,能够说,作品是个事也不是个事!

曹丕说:作品者,经国之大事,不朽之工作。

周敦颐说:文以是载道也。轮辕饰而人弗庸,徒饰也,况虚车乎。

领导人说:文运同国运相牵,文脉同邦本相连。

余秋雨说:中国文脉,是指中国文学几千年生长中最高品级的生命潜流和审美潜流。

作品,在汗青的生长历程傍边饰演了极其关键的脚色。

而文脉的演化,文明的兴替,无一不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挣扎与起义中实现的。

上面,我们“写篇作品”。

01

梳理作品的生长脉络,我们会发明作品是伴跟着笔墨的降生而生长的,从国度层面甲骨文记占卜之事到金文记国度祭奠之事,以及民间层面先民的吟咏和上古的歌谣而来。这段期间的笔墨重在记事,简朴、清楚,以二言、三言及杂言占多数,言语尚不成熟。

《甲骨文》:风、雨、晵、水、天变、日月食。

《毛公鼎》:皇天引厌劂德,配我有周,膺受大命,率怀不廷方亡不觐于文武耿光。

《弹歌》:断竹,继竹,飞土,逐宍。

《乐岁歌》:乐岁多黍多稌,亦有高廪,万亿及秭。为酒为醴,烝畀祖妣。以洽百礼,降福孔皆。

《击壤歌》: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。帝力于我何有哉。(疑伪)

再以后,就是曾经具有成熟言语系统的“三坟、五典、八索、九丘”了。修辞、语法、句式曾经被使用的往来来往自若,四言获得空前生长。

《诗经》中《国风·周南·关雎》: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正人好逑。

《楚辞》中《离骚》:日月忽其不淹兮,春与秋其代序。惟草木之寥落兮,恐丽人之迟暮。

《尚书》中《尧典》:克明俊德,以亲九族。九族既睦,平章平民。平民昭明,协和万邦。

《礼记》中《郊特牲蜡辞》:土反其宅,水归其壑,虫豸毋作,草木归其泽!

《周易》中《中孚六三》:得敌,或鼓、或罢、或泣、或歌。

再到以后诸子百家一时出现,文学情势曾经相称成熟,大批排比被采取,作品大有一落千丈之感。当中,最引人瞩目的当属《孟子》和《庄子》二书。

《孟子》的言语平实凝炼,擅长论辩,具有强大的逻辑推理才能与思想周密的套路形式,重于说理。如《公孙丑下》:故域民不以封疆之界,固国不以山溪之险,威全国不以兵革之利。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。寡助之至,亲戚畔之。多助之至,全国顺之。以全国之所顺,攻亲戚之所畔,故正人有不战,战必胜矣。

《庄子》的作品设想其妙,汪洋恣肆,具有浪漫主义的艺术派头,绮丽诡谲,意出尘外,是先秦诸子作品的典范之作。如《清闲游》: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,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

春秋战国百花齐放,万马齐喑,文学情势极端充足起来,“偶然”成为文人的“文人们”辈出。而秦始皇同一六国以后,“焚书坑儒”成为中国文明史上的第一次大大难,不外从久远来看,“书同文”关于文明生长的结果弗成估量。

秦汉之际,文风突变,至此以降,千年以来文学分为黄河、长江两条脉络。

02

一条是飞跃于北方的黄河,特性是雄壮、沧桑、大气。与之婚配的是厚重、苍劲的艺术情势,朴质、无华的文学审美,而这一文学分支和那些艺术情势一样,被粗暴、广袤的北方地皮所培育、生长、强大。

从《诗经》开始发端,到秦汉之际的李斯、贾谊、司马迁,再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分的曹操、嵇康、陶渊明,隋唐时分的杜甫、白居易、韩愈、柳宗元等,宋元明清之际欧阳修、苏轼以及三袁、张岱等的一些具有灵性的小品文作家。

这些作品假如非要用一个词概述的话就是“现实主义”(这个词并不精确,由于同一个作家的作品有现实主义也有浪漫主义,好比苏轼),正如武侠小说中的内功一样,看似平白无奇、江河宁静,却潜伏千钧之力,千帆竞发,一发而弗成收拾。

这类作品讲求因时、因事耳动,不做无病呻吟,不必浮华辞藻,以情感人,一篇作品把想表达的观念表达了,把想说的工作申明白了,就充足了。当中关于鞭策现实主义派别生长的汗青事件次要有这么几个:

一是中唐以元稹、白居易为代表的墨客建议的“新乐府活动”,提出“作品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的主张。

二是以韩愈、柳宗元为代表的唐宋八大家建议的“古文活动”,发起古文、否决骈文,进一步夸大要以文明道,对文学的生长影响极其深远。

三是明朝三袁兄弟为代表的公安派建议的“性灵说”,否决前后七子提出的“文必秦汉,诗必盛唐”招致的食古不化、因循守旧。

我们一同看看这一派人士的言语系统与文学派头。

司马迁: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用之所趋异也。

汉乐府、南北朝民歌:天苍苍,野茫茫。风吹草低见牛羊。

曹操:我有佳宾,鼓瑟吹笙。 明显如月,什么时分可掇?

杜甫: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全国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

韩愈:古之学者必有师。师者,以是传道受业解惑也。

柳宗元:潭中鱼可百许头,皆若空游无所依。日光下澈,影布石上,佁然不动。

欧阳修: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意山川之间也。山川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

苏轼:寄蜉蝣于六合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顷刻,羡长江之无量。

袁中道:万竹中雪子敲戛,铮铮有声,暗窗红火,随意率性看数卷书,亦复有少趣。

张岱: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、舟中人两三粒罢了。

黄河之以是巨大,现实主义之以是名垂青史,是由于它够宽阔,够博大,够朴质,能够做到有口皆碑,知足更多人的文学需求。

03

说完黄河,我们再一同看看巨大的长江。

长江地处南边,遭到湿润、溽热的江南天气影响,构成了以“华丽俊逸、绮丽设想”为代表的文学派别与艺术情势,正如书法中的“北碑南帖”一样,杏花烟雨江南,这一派以精致、柔情、华丽、俊逸见长,这无疑是遭到了《楚辞》的深远影响。

一样的假如用一个词来综合的话,那就是“浪漫主义”,这一派文学情势内部又分为许多细支,尽管这一派的支流是精确的、崇高的,但也产生了一些杂音以及末流,当中,以上面这几次影响面最广、对现实主义的生长拦阻最大。

一是两汉期间极其盛行的“汉赋”,这是一种有韵散文,最大特性是“散韵联合,专事铺叙”,以衬着宫殿都市、描述帝王游猎等为题材,汉赋多丰辞缛藻、穷极声貌来大举铺陈汉代天威以及统治者的功劳,社会意义并不大。

二是六朝期间大行其道的“骈文”,这类体裁以双句(即俪句、偶句)为主,讲求对仗工整,声律谐美,藻饰华丽,多用典故,以是又称之为“骈体文”,是与如今文学四大情势之一的散文相对应的体裁,曾经成了汗青灰尘。

三是明清期间的“八股文”,这类作品是统治者钦定的监禁学子思惟的笔墨,不管是思惟照样情势限制性都很大,写作此类作品如“带着枷锁舞蹈”,以是多是脆而不坚,言辞朴陋,言之无语之作,如今已跟着科举制的取销,扫进了汗青的垃圾堆。

正所谓“上有所好下必行之”,辞赋、骈文、八股文等体裁的产生多是出于统治者的政治需求,作品内容自然多是粉饰太平、树碑立传,没有做到以情感人,因时而作,以是很难打感人,不克不及被广为传颂,也不克不及为群众所承认。

我们简朴看看此类作品的典范:

司马相如《大人赋》:悲世俗之迫隘兮,朅轻举而远游。乘绛幡之素蜺兮,载云气而上浮。建格泽之修竿兮,总光耀之采旄。垂旬始认为幓兮,曳慧星而为髫。

扬雄《羽猎赋》:於是皇帝乃以阳晁始出乎玄宫,撞鸿钟,建九旒,六白虎,载灵舆,蚩尤并毂,蒙公前驱。

班固《两都赋》:其内则有太极承端,通址含元。日出东荣,月沉西轩。倚九之下麓,涵太液之清澜。龙道双回,凤门五开。烟笼凝碧,风静蓬莱。

张衡《二京赋》:正紫宫于未央,表峣阙于闻阖。疏龙首以抗殿,状巍峨以岌嶪。亘雄虹之长梁,结棼橑以相接。蔕倒茄于藻井,披红葩之狎猎。

左思《三都赋》:右则疏圃曲池,下畹高堂。兰渚莓莓,石濑汤汤。弱葼系实,轻叶振芳。奔龟跃鱼,有祭吕梁。驰道周屈於果下,延阁胤宇以谋划。

吴均《与朱元思书》:泉水激石,泠泠做响;好鸟相鸣,嘤嘤成韵。蝉则千转不穷,猿则百叫不绝。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,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。

庾信《哀江南赋》:将军一去,大树飘荡。勇士不还,北风萧瑟。荆壁睨柱,受连城而见欺;载书横阶,捧珠盘而不定。钟仪正人,入就南冠之囚;华亭鹤唳,岂河桥之可闻。

王勃《滕王阁序》:物华天宝,龙光射牛斗之墟;地灵人杰,徐孺下陈蕃之榻。

浪漫主义的江河崎岖,山岳隐约,将笔墨之妙与设想之奇联合在一同,使用到了顶点,尽管团体上有可观之处,产生了一些妙文,但曲高和寡,繁文缛节,限制性很大,监禁性很强,以是走了许多弯路,骂声很多。

04

陆游:作品本天成,能手偶得之。

李白:净水出芙蓉,自然去雕饰。

杜甫:作品千古事,得失寸衷知。

荷马:一字弗成易,易则损文笔。

《诗经》引领了现实主义的生长,《楚辞》培养了浪漫主义的强大。

孟子的作品重于思辩,庄子的作品重于设想。

汉代有司马迁的无韵离骚,又有司马相如的凌云赋。

南北朝有曹操的笃定,又有庾信的潇洒。

唐代有杜甫的沉郁顿挫,又有李白的雄奇俊逸。

现实主义如塞北一样豪迈,浪漫主义如江南一样婉约。

现实主义如黄河一样飞跃,浪漫主义如长江一样俊逸。

现实主义如泰山一样沉稳,浪漫主义如庐山一样奇异。

现实主义如男人一样刚毅,浪漫主义如女子一样优美。

一动一静,一阴一阳。

以逸待劳,一实一虚。

作品不外是我们脸色达意的一个载体。

关于我们普通人来讲,写作品的时分把该表达的意义表达清楚就行了。

无病呻吟、浮华朴陋、装腔作势的文风是要不得的。

不要为了写作而写作。

不要没学会措辞,就先引吭高歌了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51散文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