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现在的位置:
  • 51散文网
  • 散文随笔
  • 史杰鹏散文随笔以锋利之语揭示世情凉薄与人性丑恶

史杰鹏散文随笔以锋利之语揭示世情凉薄与人性丑恶

2020-09-26 00:12 关键词:外婆,包车,红楼梦,宝钗,长城 分类:散文随笔 阅读:245

  电视连续剧《红楼梦》可以播出的时分,我才明白,外婆的喜好《红楼梦》,实在是叶公好龙。很明明,她基本看不懂这个庞杂的电视剧,对内里盘根错节的人物关系手足无措。她所喜好的《红楼梦》,不外是宝玉、黛玉、宝钗的三角关系,以及尤三姐自刎谢恋人如此的爱情故事。当我晓得她本来和外公就是姑表兄妹成婚以后,愈加清晰了这一点。

  扔掉了《红楼梦》的外婆,七十岁可以信仰了耶稣,每一个周末,她都要去东湖边的基督教堂去加入星期。本来胸无点墨的她,也买了一部繁体字版的竖排《圣经》,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读。好像人的年纪大了,做人的光阴愈少,离鬼的光阴愈近,愈想在精神上寻觅一个寄予。靠着寻觅精神寄予的巨大毅力,这个七十多岁的刘媪很快自我完成了扫盲工作,乃至还能写繁体汉字,这不能不让人感慨,人类对自我生计意义的疑心和沉痛。

  但是,她这类跟随天主的虔敬之心,遭到了我那醉鬼外公的粗鲁过问。谁人听说年轻时像个“墨客”的醉鬼驼子,是如此唾骂外婆的:“你这个老屄,你说你的基督是在十字架上死的。方志敏也是在十字架上死的,那方志敏也是基督了。”

  外婆只能有力地辩驳:“我不跟你这个老东西说。你基本就不懂。我跟杰鹏说,杰鹏懂。”她把求援的眼光望着我,我能怎么办?只能啼笑皆非。

  近来几年暑假回南昌的时分,惊异地发明外婆家的墙上曾经没有更新的耶稣受难像。以后就连以往的也不见了,也不再见外婆读《圣经》,教堂也不去。曾经试着问过一次,外婆模糊地说:“你外公不容许。”这个来由好像不充裕,由于信仰基督历来就是受外公否决的,但是她不断保持经过《圣经》胜利地实行了自我扫盲,毫不大概为此抛却信仰。或许,是朽迈的外婆日渐没有精神去教堂,也没有精神对付外公的桀骛而至。

  不知她临终的那一刻,能否想到了基督。如果是,那就幸运了。活在这世上,不管信仰甚么,有个信仰就行了。

  我对外婆的前半生是空缺,只晓得她很小就看成童养媳嫁给外公,常常受婆婆的吵架。以后回避日军轰炸,在江西境内四周避祸,再以后经过引车送油挣钱生活,不断处于劳累当中。好在于劳累中,她能找到本身的开心,并生了七八个小孩。对她来讲,生命好像是不算虚度的。谨以此铭竣事对外婆的眷念,愿她的魂魄永久遭到善良地母的庇护:

  产于乡鄙,饮食计粒。

  流浪赣汭,奔飞斯急。

  新鼎肇造,灾荒荐集。

  于彼人生,所求盖寡。

  颠沛门路,好像骡马。

  红楼三笑,泪珠频下。

  颓龄惊恐,向彼耶稣。

  半世文盲,一旦蠲除。

  遭夫不造,向壁而嘘。

  今魂归泉壤,

  壹郁且发抒欤?

  宁永归虚无。

  节选自《世情薄》

  [内容简介] 

  本书精选作者散文漫笔五十余篇,内容主如果对童年的点滴回想。作者以漠然的笔触描画了改革开放早期社会剧变的大后台下,街市生活之困难,揭露出世情的凉薄与人道的丑陋——“仗义不从屠狗辈,亏心亦多读书人”。全书回想亲人、桑梓,不落“温情与敬意”的窠臼,独占一种冷眼观看的觉悟。

  [作者引见] 

  史杰鹏,笔名梁惠王,1971年生,江西南昌人,作家、学者。文学创作有长篇小说《亭长小武》《婴齐传》《赌徒陈汤》《赤壁》,自传体小说《户口本》,汗青散文《文景之治》等。现为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古老文化研究院副教授,次要研究方向为古文字学、训诂学及先秦两汉文献学。

  [名家保举] 

  史杰鹏开始是以汉朝汗青小说标新立异的。在他的学术漫笔和杂文中,深挚的学养和知性的毫光一以贯之地闪灼着,而关于社会和人道中的畸形和丑陋,则更多地体现出一种极为锐利的攻击性,其势如破竹的气力常常让人想起鲁迅,想起他那句知名的话:“我一个也不宽恕。”

  ——赵长征

  史杰鹏君幽愤深广如鲁迅,群情风发赛柏杨,嬉笑怒骂胜李敖,一往情深似晋人。其文汪洋恣肆,于古老间窥见新知,在旧曲中发明新声。

  ——方麟

  我感觉,他对汉语文学的进献,在于漠然说出人道的凉薄与邋遢。鸡毛蒜皮,无妨锦心绣口;走街串巷,倒是出史入经。

  ——廉萍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51散文网 版权所有